很快直奔主题:“我有个朋友急需200万元资金

  李嘉廷为何“喜欢上”徐富英这样既有涉黑背景,又是有夫之妇的没文化的女性?案发后,李嘉廷交待说:找这样一个情妇的目的,是为了“不引人注目”。

  1楼点赞楼主:chlsj时间:2008-07-21 16:21:001995年10月2日,李嘉廷及其夫人王骁到“海王号”上游玩,云南交通厅的领导特意安排徐福英负责接待。就这样,李嘉廷认识了徐福英。

  1996年2月初,徐福英邀请李嘉廷和云南省烟叶公司经理胡启鹏(已判刑)到“海王号”上游玩,并借口装修游船的费用不够,要李嘉廷从云南省烟草公司“借点来用用”。李嘉廷立刻把省烟草公司总会计师召到游船上,让他“想办法给小徐借点钱”。这一次,徐又借到了250万元。

  过了几天,李嘉廷不失时机地抛出诱饵说:“你托我找的人,我今天介绍给你认识。我在家里等你。”第一次求省长帮忙,徐福英说:“省委大院不是我去的地方。”李嘉廷立刻善解人意地说:“既然你不愿意来省委大院,那我们换个地方,你来某宾馆找我,我们一起打网球。”

  有了这样的发现,徐福英开始心猿意马,六神无主,今日与这个老板眉目传情,明日和那个大款暗送秋波,后来发展到夜不归宿,弄得“老倌”与其大吵大闹,乃至施展拳脚,她才有所收敛。

  在李嘉廷异乎寻常的追逐和无微不至的关爱下,徐福英深切地感受到:“虽然他的长相并不能迷惑女人,但他身上有一种细致和善良,他对我的真诚,感动了我。”终于,趁着李嘉廷老婆出差,两人确立了情人关系。

  她找到李嘉廷商量说:“拿了李镇桂的钱,我花完了,还不上怎么办?”李嘉廷倒也慷慨,他说,“我以后多给他介绍些好的生意,好的工程项目,他赚了钱也不用分给你好处,你也不用还他这笔钱了。”

  权力是一种资源,懂得挖掘就能变成金钱。仅上过四年小学的徐福英社会阅历并不浅。有一天她与李嘉廷约会时,乘兴向李嘉廷提出“要找个好的项目来做一做,因为还欠李镇桂的钱。”“不要紧,你肯定能还他的钱。有合适的项目我来帮你们,你们合起来做生意,赚到钱,你还他就行。”李嘉廷在体贴中带有几分安慰。

  “丽人园”餐馆开张后,徐福英为了招揽顾客,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店门口招呼客人,于是形形色色,心怀各异的各种人等纷纷到“丽人园”用餐。生意好了,麻烦接踵而来。有些人借酒闹事,摔盆砸碗,甚至公开挑衅和调戏老板,把生意兴隆的餐馆,变成了一片狼藉的角斗场。无奈之下,徐福英接纳了杨炯明成为其保护伞,并且与他混在了一起。

  有一次,“老倌”让徐福英陪生意上的朋友接待一个外商客户,徐福英与那位外商一见如故。那位腰缠万贯的外商又是请她吃饭,又是请她跳舞,还送她价值不菲的金项链、名牌表。后来还专门带着她逛北京。在北京一家大商场,徐福英看上了一件3万元的衣服!那位外商想都没有想,掏出钱就为她购买下了。在好好“服侍”那位外商后,他在宾馆里就以“利润分成”为名,送给她人民币15万元。徐福英用这笔钱,给丈夫买了一辆轿车。

 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(Ctrl+Enter)

  1997年上半年,徐福英在与李嘉廷约会时,再次提出要向省烟草公司借款。李嘉廷感到为难,但经不住情妇的纠缠,只得厚着脸皮再次给省烟草公司总会计师打招呼,又帮助徐福英从省烟草公司借款350万元。

  杨炯明和侯连喜都是昆明市的黑社会老大。他们两个为了争夺地盘,既互相利用,又充满着矛盾。为了在徐福英面前显示自己,杨炯明主动约来侯连喜,侯连喜一见年轻貌美的徐福英,再加上她的温柔体贴,当即表示:“以后不管谁来你这里闹事,你就叫人来找我。”此后一段时间,侯连喜天天约人到“丽人园”吃饭,并后来居上,主动为她撑开了保护伞。从此,“丽人园”凭借有侯连喜和杨炯明的名气,无人再敢闹事。然而,两个江湖“黑老大”,为了向徐福英表示意思,争风吃醋,明争暗斗互相较劲。

  1997年初,李镇桂通过徐福英找到李嘉廷,要求做出口卷烟生意。李嘉廷便给某进出口公司负责人打招呼,让他给予照顾。随后,李镇桂如愿以偿,经营出口卷烟生意,赚了60多万元人民币。徐福英却以资金紧张为由,从中拿走了30万元。

  徐福英能与王骁“和平共处”,还因为徐深知“省长夫人”的分量,因而不敢公开跟王骁争风吃醋。于是,她总是落落大方地跑到王骁面前,亲热地拉住王骁的手,左一声“大姐”,右一声“大姐”地叫唤,弄得省长夫人强忍着怒火,不好对这个狐狸精发作。

  权力是一种资源,懂得挖掘就能变成金钱。仅上过四年小学的徐福英社会阅历并不浅。有一天她与李嘉廷约会时,乘兴向李嘉廷提出“要找个好的项目来做一做,因为还欠李镇桂的钱。”“不要紧,你肯定能还他的钱。有合适的项目我来帮你们,你们合起来做生意,赚到钱,你还他就行。”李嘉廷在体贴中带有几分安慰。

  让徐福英喜出望外的是,李嘉廷非但没有指责她,反而安慰说:这件事我一定会帮忙,“你以后不要跟这些坏人在一起了”!

  依靠美色不断挖掘男人潜力今年41岁的徐福英,祖籍江西丰城县人,1962 年1月出生在昆明郊区一个普通职工家庭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。她从小长得天生丽质,活泼可爱,曾经有过当艺术家的梦想。但因其贪玩不努力,仅上到小学四年级,便中断了学业。

  1995 年5月,耗资700 万元,有当时云南省最大游轮之称的“海王号”建成开业,因规模大,集餐饮、住宿和娱乐于一体,很快吸引了众多游客,加之交通厅的下属单位有投资,个别厅领导“十分支持”,不仅把大部分会议组织到船上开,而且经常带着各级领导和重要客户到船上游玩。一时间,“海王号”远近闻名,热闹非凡,上至省级领导,下至大款老板,乃至普通百姓,都乐于上船游玩。就这样,徐福英成了闻名昆明的“漂亮老板娘”。

  为了蒙骗王骁,李嘉廷与徐福英共演“双簧”,配合默契。徐福英每次到李嘉廷家,都装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,当着王骁的面给李嘉廷“汇报工作”;而李嘉廷也摆出一副省长的威严架势,对徐福英的“汇报”严肃倾听。

  抱着难以言状的心态,33岁的徐福英经过一番梳妆打扮,自认为“能显示出成熟女人特有魅力”,并准备“让李嘉廷看到后目瞪口呆”,然后赶往指定宾馆。

  有一次,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来餐厅吃饭时提出要她陪他上床,她不从,那个男人就逼她喝酒,她不喝,那人就逼她跪在地上,把酒泼在她的脸上,骂她是“骚货”。她的明哥看到后,就冲上去把那个男人打翻在地。第二天,那个男人又带着许多人来餐厅闹事,让她要么交出明哥,要么拿5万元钱摆平,否则让她的生意做不成,还要叫另一个黑老大侯连喜过来。

  港商李镇桂在广东汕头接到胡启鹏的电话,听说能见到李副省长,顿时喜出望外。他回答胡启鹏说:“只要能认识李嘉廷,就是朝我借再多的钱也行,但要与李嘉廷见面后,我才能借钱。”

  徐福英自从与李嘉廷确立情人关系后,很快就明白了:李省长比任何“黑老大”都管用!于是,她“在跟了李嘉廷以后,就不想和侯连喜他们在一起了”。

  李嘉廷深知,如果“徐福英从公家单位借款,都要我给下边的单位打招呼、签字,而徐福英又不大可能还钱,将来追究起来,肯定要我负责”。于是他就对徐福英实话实说道,“借公家的钱,审批手续太复杂,而且风险大,很难借到。”与此同时,李省长把云南省烟叶公司经理胡启鹏叫到办公室,让他帮忙“出出主意。”

  王骁与李嘉廷,是清华大学的同学,毕业后两人同到哈尔滨工作,夫妻之间已是30多年的风风雨雨。然而由于王骁贪图钱财,竟被李嘉廷和徐福英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  没有文化自然很难就业,徐福英辍学后便无所事事。她是属于那种早熟的女孩。为了消磨时间,她整天和一群比她大的男孩混在一起打情骂俏,互相嬉戏。情窦初开之时,就学会在多个男孩之间周旋。在她16岁那年,便和一个男人离家出走私奔了,17岁就闪电般与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结了婚,很快生下一个儿子。由于自己没有工作,家庭生活非常困难,有时夫妻俩只能靠同吃一碗米线熬过一天。在艰难困苦中,她发现丈夫行为不轨,干脆也红杏出墙,结果被丈夫抛弃了。

  记者:这架飞机之所以能够飞回来,是因为要害部位没有受到伤害,例如油箱、发动机,只是机翼非要害部位受到了伤害。有没有可能飞的时候要害部位受到攻击,那怎么飞回来?

  1997年初,李镇桂通过徐福英找到李嘉廷,要求做出口卷烟生意。李嘉廷便给某进出口公司负责人打招呼,让他给予照顾。随后,李镇桂如愿以偿,经营出口卷烟生意,赚了60多万元人民币。徐福英却以资金紧张为由,从中拿走了30万元。

  在“海王号”上吃完晚饭,徐福英得体地陪同李嘉廷一行到歌舞厅去娱乐。为了“吸引和打动”李嘉廷,她使出自己“歌唱得好,舞也跳得好”的交际优势,唱了一首“最爱唱和最拿手”的歌曲--《我爱你,塞北的雪》。

  徐福英找到李镇桂,拉着他到飞机场周围转了一圈,说要在机场附近建个“综合业务楼”,但是缺少资金,“李省长的意思是让你借我800万元”。

  14楼点赞作者:迅雷不及时间:2008-07-22 13:54:00谢谢楼主,长知识了。

  1996年初,杨炯明在一场争斗中,把侯连喜活活打死,当然,此后杨自己及手下的马仔,也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。徐福英自知罪责难逃,匆忙把李嘉廷约到“海王号”上,告知这起命案可能会牵连自己,并隐约说出自己原先曾依靠这两人的支持和保护。

  于是,徐福英便找到宜良县县长柴春智(已判刑),说明来意,并促成李嘉廷与柴春智见面。然后,李嘉廷大笔一挥,批示云南省财政厅从省际横向联合基金中借款300万元给宜良县财政局。柴春智则派人编造虚假借款报告,以县财政局的名义向省财政厅借款300万元,然后在未办理抵押担保手续的情况下,将这笔钱转借给徐福英使用。

  徐福英处理自己的后院,就比李嘉廷简单得多了。她经常依靠丈夫以外的男人寻求生意上的“独立”和经济上的“自立”,事实上,她的所作所为,已得到丈夫“老倌”的默许。徐福英曾演戏般地数次对“老倌”申明:“我不管跟哪个男人在一起,心里都把你放在第一位,我不爱他们只爱你……为了这个家能过得好一点。”

  从那以后,李嘉廷又是几次邀徐打网球,徐福英回忆说:“打了几次网球,我发现不管自己在干什么,李省长都很关注,一到吃饭的时候,他总是让我坐到他身旁,我不想喝的酒,他就主动帮我喝掉。有一次,他还亲自到我开办的饭店里找我。慢慢地,我感到他已经喜欢上我了--因为女人对这种事最敏感。”

  她找到李嘉廷商量说:“拿了李镇桂的钱,我花完了,还不上怎么办?”李嘉廷倒也慷慨,他说,“我以后多给他介绍些好的生意,好的工程项目,他赚了钱也不用分给你好处,你也不用还他这笔钱了。”

  “善解人意”的胡启鹏献计说,我有个朋友叫李镇桂,是个香港老板,一直在云南谋求发展,他为人义气,资产上亿,办事可靠,又不声张,找他“借”,比较合适。他也多次说过,你是常务副省长(1996年,李还是云南常务副省长),想得到你在各方面的支持。李嘉廷就让胡启鹏赶快帮助联系。

  李嘉廷只好放下架子,亲自找到李镇桂住所去,向他表示“在云南经商的机会和可以做的项目很多,你只要想做,我都可以支持”,条件是“小徐现在有困难,你暂时借她800万元”。李镇桂便趁机提出要在云南办印刷厂、承揽高速公路项目、发展高新技术,李嘉廷一一予以允诺。这样,李镇桂便再次爽快地把800万元“借给”了徐福英。

  发现了李嘉廷与徐福英之间的秘密,李镇桂毫不犹豫地把200万元转到了徐福英的账户上。

  多年之后面对检察官,徐福英仍毫不掩饰地说:“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荣耀和满足,也体察到李了嘉廷对我情深意厚。”酒足饭饱后,李嘉廷又亲自送徐回家。

  一阵掌声过后,李嘉廷主动邀徐福英跳舞。一曲舞罢,李嘉廷热情地对她说:“小徐,以后你有什么事就来找我。”看着当时身为副省长的李嘉廷如此诚恳,徐福英说:“你认识东风体育馆的领导吗?我看中了那儿的一块空地,想买下来开餐厅,进一步扩大‘丽人园’的规模。”李嘉廷说,“我跟那里的主任非常熟,我帮你找他问问,你过两天打电话给我。”李嘉廷爽快地答应了。这时,徐福英又随机应变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不知你家在哪里?”李嘉廷便让妻子王骁把自家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徐福英,并记下了徐福英的电话号码。

  1997年6月的一天,徐福英约李镇桂到“丽人园”餐厅吃饭。在闲谈中,她得知李镇桂还曾借款给某老总1000万元,便觉得李镇桂“很有钱”,应该让李嘉廷再找他“借一点”。过了十多天,她与李嘉廷约会时便提起了这件事,但李嘉廷让她自己去找李镇桂“商借”。

  可就在大家准备进餐时,发生了一件让徐福英的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小事:李嘉廷刚走到餐桌边,吴云生的情人便主动跑过去,准备坐在李嘉廷身旁的一个空位上。李嘉廷连忙微笑着说:“这是小徐的座位。”

  李嘉廷只好放下架子,亲自找到李镇桂住所去,向他表示“在云南经商的机会和可以做的项目很多,你只要想做,我都可以支持”,条件是“小徐现在有困难,你暂时借她800万元”。李镇桂便趁机提出要在云南办印刷厂、承揽高速公路项目、发展高新技术,李嘉廷一一予以允诺。这样,李镇桂便再次爽快地把800万元“借给”了徐福英。

  1997年6月的一天,徐福英约李镇桂到“丽人园”餐厅吃饭。在闲谈中,她得知李镇桂还曾借款给某老总1000万元,便觉得李镇桂“很有钱”,应该让李嘉廷再找他“借一点”。过了十多天,她与李嘉廷约会时便提起了这件事,但李嘉廷让她自己去找李镇桂“商借”。

  在黑恶势力保护下发迹九十年代初,徐福英另起炉灶,从跟着“老倌”做服装生意,改为单独经营餐饮。她在昆明市景星街租了一个临街铺面,以自诩亮丽姿色命名“丽人园”。得知徐福英开“丽人”餐厅,与其认识多年,且在江湖上已名声大噪的昆明市黑社会老大杨炯明也跑来大献殷勤。他找朋友为其装饰门面,修理桌凳,继而邀约其党羽到“丽人园”宣布“纪律”:今后任何“兄弟”请客,必须在这里举行。

  本政策支持人才所在企业应符合新区主导产业发展方向,具有独立法人资格,工商、税务及统计关系在新区,且新区参与税收分成。应在新区持续经营,自政策兑现结束之日起五年内工商注册、税务登记不得迁离新区;发生迁离的,须退还所享受的政策扶持资金。符合同类政策事项,按最优惠的执行。支持对象凡存在弄虚作假、虚报瞒报、套取资金或不按规定用途使用资金等情况,须追回已拨付资金,并记入新区扶持对象诚信档案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不久,徐福英因涉嫌此案,被昆明市公安部门收容审查,但由于李嘉廷亲自过问,徐福英仅被收审9天,就被释放了。

  10楼点赞作者:xyd312时间:2008-07-21 17:47:00刑满出去后,我要写一本书,把我的经历告诉世人,引以为戒。还算是有点良心

  为了讨好王骁,徐福英还不时送上补品、时装、化装品,陪王骁聊天、谈心,甚至为王骁做饭,一步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。当摸准王骁爱财的特点后,徐福英除了经常自己拿出钱来讨好“省长夫人”外,每次到李嘉廷家,徐都会将李家收受的部分高档香烟、名酒等物品,带到自己经营的餐馆里销售,然后将销售所得如数交给王骁。

  上周,聚划算宣布,今年天猫618期间要为品牌商家带来3亿新客。在外界纷纷关注新客在哪里时,很多参...

  第二天,胡启鹏把李镇桂带到了李嘉廷办公室。李嘉廷礼节性地询问了李镇桂在云南经商的情况后,很快直奔主题:“我有个朋友急需200万元资金,如果你有钱就借给她,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。”李镇桂不卑不亢地回答说:“既然领导说了,我就办,你的朋友需要多少,我就借给多少。”

  第二天,胡启鹏把李镇桂带到了李嘉廷办公室。李嘉廷礼节性地询问了李镇桂在云南经商的情况后,很快直奔主题:“我有个朋友急需200万元资金,如果你有钱就借给她,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。”李镇桂不卑不亢地回答说:“既然领导说了,我就办,你的朋友需要多少,我就借给多少。”

  发现了李嘉廷与徐福英之间的秘密,李镇桂毫不犹豫地把200万元转到了徐福英的账户上。

  徐福英属于那种看到男人的眼神,就明白男人心思的女人。她对李嘉廷“第一印象不太好,因为他的长相实在不怎么样”。但一见李嘉廷对她“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”,她就产生了“想利用他一下”的想法,陪李嘉廷等人聊起天来。

  1997年上半年,徐福英在与李嘉廷约会时,再次提出要向省烟草公司借款。李嘉廷感到为难,但经不住情妇的纠缠,只得厚着脸皮再次给省烟草公司总会计师打招呼,又帮助徐福英从省烟草公司借款350万元。

  李嘉廷深知,如果“徐福英从公家单位借款,都要我给下边的单位打招呼、签字,而徐福英又不大可能还钱,将来追究起来,肯定要我负责”。于是他就对徐福英实话实说道,“借公家的钱,审批手续太复杂,而且风险大,很难借到。”与此同时,李省长把云南省烟叶公司经理胡启鹏叫到办公室,让他帮忙“出出主意。”

  而此时,李嘉廷恰好被上级安排到中央党校学习。徐福英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被释放的当天,李嘉廷就从北京的中央党校打电话给她。后来,他每天给她打两三次电话,每次谈话都是一两个小时,最长的一次竟然从“晚上十点谈到第二天早上六点”。徐福英回忆说:“到这个时候,我才真正地感到他很爱我。”

  一次吃饭,李嘉廷有意介绍徐福英认识一些昆明市的“社会名流”。当李嘉廷向云南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总经理吴云生(已判刑)及其情人介绍,徐福英是昆明“丽人园”的老板娘时,吴的情人争风吃醋地插嘴说:“哦,丽人园呀!我经常在那儿吃饭。”以此显耀自己的高贵,贬损徐福英只不过是伺候人的个体户。徐福英为此憋了一肚子气。

  过了几天,徐福英试探着打电话到李嘉廷家,询问“帮助找人的事”。王骁接到电话后,告诉徐福英:“李省长有外事活动,不在家,你过一小时后再打来。”可是没过多久,李嘉廷就给徐福英回电话说:“这几天因工作忙,没机会帮你联系。你放心,过两天我帮你找。”

  1996年1月,徐福英对李嘉廷说,自己需要300万元资金,以解燃眉之急,要求李嘉廷帮她从财政上借支。李嘉廷说,公家的钱不能随便借给你,但你可以去跟宜良县的领导商量,让他们向省财政厅借,我来批,然后再由宜良县把钱借给你。

  不知楼主知不知道徐有个哥哥? 80年代昆明最早的个体餐馆之一就是他哥哥开的。 最早有保镖跟伺身旁的,其兄怕是其一。

  12楼点赞作者:天天向上的鱼时间:2008-07-22 09:38:00听说这女呢长呢也不杂个,我没见过,给有人有图片,发来看看

  港商李镇桂在广东汕头接到胡启鹏的电话,听说能见到李副省长,顿时喜出望外。他回答胡启鹏说:“只要能认识李嘉廷,就是朝我借再多的钱也行,但要与李嘉廷见面后,我才能借钱。”

  “海王号”一天的游程结束了。游船靠岸时,因当晚上天气较冷,徐福英便把自己的一件西服上衣借给王骁穿上。徐福英被捕后仍清楚记得:“在我和李嘉廷握手道别的时候,李嘉廷趁人不注意,重重地握了我的手,并说:“不管有什么事,你随时可以来找我。”

  2003 年7月2日,徐福英涉嫌行贿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。下午2时10分,审判长手中的法槌敲响,被告人徐福英在女法警的“关照”下被“请”到被告席,旁听群众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被告人。只见徐福英身穿看守所发的衣服,在法警的押解下,经过一番梳妆打扮努力地保持着自己“优雅姿态”,款款走进法庭,浓妆艳抹没能够掩饰住她的憔悴,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呼风唤雨的“漂亮老板娘”了。这个仅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“漂亮老板娘”,她是怎样不断“超越自我”攀上一省之长,并腐蚀省长手中的权力,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呢?

  出于对王骁的歉疚感,徐福英还积极为她办过其他许多事,因而逐渐得到了王骁的容忍和信任。然而在暗地里,徐福英还是秘密购买了两部手机,与李嘉廷每人一部,经常私下专线联系。

  “善解人意”的胡启鹏献计说,我有个朋友叫李镇桂,是个香港老板,一直在云南谋求发展,他为人义气,资产上亿,办事可靠,又不声张,找他“借”,比较合适。他也多次说过,你是常务副省长(1996年,李还是云南常务副省长),想得到你在各方面的支持。李嘉廷就让胡启鹏赶快帮助联系。

  为了把借出200万元的事办得稳妥一点,李镇桂郑重地问胡启鹏:“李嘉廷出面给什么人借钱?”胡启鹏神秘地回答说:“给徐福英借钱。”李镇桂又问他们是什么关系?胡启鹏如实告知:“他们是特殊关系。”

  徐福英找到李镇桂,拉着他到飞机场周围转了一圈,说要在机场附近建个“综合业务楼”,但是缺少资金,“李省长的意思是让你借我800万元”。

  与前夫离婚后,她带着年幼的儿子,孤苦伶仃地奔波了一段日子,后来认识了一个比她大20岁的做服装生意的男人,叫“老倌”,结合后生了一个女儿,生活开始出现了转机。“老倌”找到这样一个漂亮女子,当然疼爱有加。为了消遣,“老倌”经常带着徐福英进出舞厅。女人漂亮就是她们最大的资本。她每次一去跳舞,旁边都有很多很多的男人在等着请她跳舞,有时男人们还为了争请她跳舞大打出手。许多女人都很嫉妒她,还联合起来“警告”过她,不要抢了她们跳舞小姐的饭碗。从那时开始,徐福英才真正发现“自己其实是最漂亮的女人”。

  侯连喜觉得徐福英明显冷落了自己,就猜测她可能经常跟杨炯明在一起。而杨炯明又误以为是侯连喜独占了徐福英。他们互相指责对方不懂“江湖”规矩,不讲“朋友”义气,以致引发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情人争夺战。

  ”24、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:在我们看来,华为的管理哲学、管理思想是任总的管理哲学和管理思想,您认为华为的管理哲学和管理思想的精髓是什么?国际的管理哲学长期为西方主导,您是否认为,中国的管理哲学、管理思想是不是到了向世界输出的时候了?市面上有大量的书籍写华为秘籍,存在华为的秘籍吗?华为模式可以复制吗?1996年2月初,徐福英邀请李嘉廷和云南省烟叶公司经理胡启鹏(已判刑)到“海王号”上游玩,并借口装修游船的费用不够,要李嘉廷从云南省烟草公司“借点来用用”。第一次见面,柴春智就许诺只要他们到阳宗海投资,可以享受许多优惠条件,并请来县里五套班子的领导热情接待。”李镇桂又问他们是什么关系?胡启鹏如实告知:“他们是特殊关系。这一次,徐又借到了250万元。李嘉廷立刻把省烟草公司总会计师召到游船上,让他“想办法给小徐借点钱”。为了把借出200万元的事办得稳妥一点,李镇桂郑重地问胡启鹏:“李嘉廷出面给什么人借钱?”胡启鹏神秘地回答说:“给徐福英借钱。1994 年下半年,不满足现状的徐福英在生意上又迈出了一大步。徐福英和丈夫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宜良县长柴春智。当时,距昆明市区40公里的阳宗海,因为是前往闻名于世的石林风景区的必经之地,加之风光迤逦,景色迷人,成为昆明市各方客商投资的热点。造船过程中花完了家里的积蓄,资金缺口仍然很大,她就先后以月息高达2%至2.5%的条件向侯连喜等人借款200 多万元,然后又通过与云南省交通厅下属的一个经济实体合作的方式,筹资260 万元。徐福英和丈夫迅速决定投资阳宗海,建造“海王号”游船。

  到了那里,李嘉廷就叫宾馆服务员给徐拿来一套网球服换上,徐福英说,“打网球的过程中,我时常感到李嘉廷的目光总在关注着我,让我满心欢喜。”打完球,李嘉廷便把徐福英带到她要见的那位主任身边,介绍他与徐福英相识。后因徐福英看中的那块地已被外商预定,若转手,征用价格太高,她便放弃了“买地的事”。

  为了放纵私欲,李嘉廷三番五次地催促徐福英到北京约会。从昆明看守所出来一个星期后,徐福英便飞到北京与李嘉廷幽会。

  11楼点赞作者:初恋余温时间:2008-07-21 21:25:00你实在很有审美疲劳,因为,我最想不通的是,李嘉廷,这个我们老师当年狂夸的男人,怎么会选一个干瘦,苍老,枯萎,脸色蜡黄,死板,等等等等的女人,没有什么美的女人,在一起,我一直相信那个省长有心理疾病,不然,他那个组织部长女儿的老婆更是不堪,以至生出个250*2的儿子,我实在是不懂,很多年了,今天,听你说漂亮,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,你和省长有一样的爱好,哥们,给咱上个课,那妞到底哪儿漂亮

  我一直怀疑李公的审美水平。徐那种货色都玩死他,还有他那头随时油光瓦亮的大奔头。李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还不错,但其审美水准和品位绝对垃圾。

  徐福英成为李嘉廷的情妇后,时常出入省委大院内戒备森严的李宅。按常理,对于这样的不速之客,李嘉廷的妻子王骁不可能不察觉,也不可能不生气,岂能坐视第三者明目张胆地插足?

上一篇:希望国家繁荣富强
下一篇:孙鹤予、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

欢迎扫描关注快三平台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快三平台的微信公众平台!